埃及新闻部长:不希望完全宵禁 可做国家备选措施


3月13日,英国首席科学顾问抛出“群体免疫说”,举世哗然。然而仅4天后,约翰逊政府就改变政策,宣布关闭所有酒吧、餐厅、博物馆等。促使英国政府改变的关键人物,被认为是英国帝国理工学院医学院教授尼尔·弗格森,他带领的团队于3月16日发表建模成果,警告说,如果不采取任何措施,英国可能会有多达51万人死亡。

德国《焦点》周刊称,在不确定的时期,德罗斯滕总有能力以一种易于理解和简洁的方式,用热情、镇静的专业声音来解释极为复杂的疫情。他让德国人从恐慌情绪中平静下来。“德国的幸运。”《法兰克福汇报》这样评价他。

2017年,时任柏林沙里泰医学院院长卡尔·艾恩霍普尔希望德罗斯滕来负责该院病毒研究所。在柏林州科学教育部长的帮助下,德罗斯滕被说服了。创立于1710年的沙里泰医学院是欧洲最大的教学医院。对于德罗斯滕来说,这里更有挑战性。

当地时间3月31日,美国白宫高级卫生顾问、传染病专家福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口罩供应能够满足医护人员需求后,将讨论更广泛使用口罩。

对福奇的矛盾看法,折射出当前美国疫情应对的一大症结——在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人们从不同渠道接受信息,对种种客观事实难以达成共识。《名利场》杂志写道:“福奇一直在发动一场战争——一场说服的战争,他必须说服一个多元化、联邦主义、高度党派性的国家认真对待病毒的威胁。”

建模专家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

自1984年以来,福奇一直担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主任。2019年“谷歌学术”的一项引用分析显示,福奇在有史以来被引用次数最多的学者排名中位列第41位。据报道,福奇多年来数次拒绝出任国立卫生研究院院长的邀请。

此前美国疾控中心建议,仅生病的人需要佩戴口罩。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让我们对医务人员工作的神圣和伟大有了更深切体会。在中国抗疫最艰难的时期,他们摘下口罩后满是勒痕的脸令人动容。如今,这样的场景正频频在海外上演。疫情也把这个群体中的一批人突然置于聚光灯下——当我们庆幸有钟南山等“国士”时,国外也涌现出一批高人气专家,《环球时报》驻外记者选取其中最突出的几位,讲述他们的故事。

德罗斯滕为什么这么火?当去年12月新冠病毒刚在中国被发现时,德罗斯滕及其团队就认为疫情可能暴发,因此很快投入研究,今年1月他在没有拿到病毒样本的情况下首个研发出新冠病毒快速测试的方法。凭借德国庞大的独立实验室网络,他推动德国从一月开始检测人群,从而把最具风险的患者隔离起来。目前,德国每周可以对50万人检测。德国疫情迄今死亡率远低于他国与此有很大关系。

巧的是,在英国政府改变的同时,弗格森“病”了。“昨天我感到有些干燥且不停地咳嗽,虽然感觉还可以,但还是选择自我隔离。今天凌晨4点,我发高烧了。”3月18日,弗格森在推特上发文称。前一天,他出席了首相约翰逊在唐宁街10号举行的防疫记者会。在和网友交流时,他挖苦自己被自己研究和做数据模型的病毒感染了,而与他同时感染的还有6名来自建模团队的同事。